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卷 第九十八节 推进
作者:瑞根      更新:2018-03-13 23:00      字数:3547
热门推荐:
    第二天的日子是悠闲的,来京城一趟,该去的地方自然要去一趟。

    颐和园和故宫对于宁月婵和何维都是具有莫大的吸引力的,但沙正阳却不能去,他要等电话。

    宁月婵纠结半晌,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原本兴冲冲的何维见沙正阳和宁月婵二人都不愿意去,也是唏嘘良久,也还是留了下来。

    沙正阳很满意,倒不是说二人留下来能起多大的作用,其实也就是等一个电话而已,但这意味着一个群体的慢慢成型。

    宁月婵和何维都没有来过京城,颐和园和故宫以及长城对他们的诱惑是巨大的,但他们却能忍住诱惑陪自己留下来,这意味着他们已经认同了自己,把自己和他们视为了一个共同体。

    这是一个团体向心力的体现,也是一个团体成功的基础。

    下午三点过,沙正阳终于等到了电话。

    老崔在电话里表示基本同意和东方红酒业方面的合作,但是具体事宜还要进一步商谈,尤其是在一些具体的合作方式细节上,还要一步一步来敲定。

    这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消息。

    只要对方同意了大原则,具体细节,沙正阳就更有底气。

    没有谁能比他更具有对这个时代这个行业的远见卓识,如何来实现双赢,他有很多的策划构想。

    他昨晚给对方展示的不过是一部分而已,只要能达成初步协议,他就可以进一步来运作。

    毕竟太多涉及到商业秘密的东西,他也需要保密,哪怕再是信得过,在商言商,也要按照规矩来。

    这个时候沙正阳才意识到自己一方出现了一个失误,没有一个法律顾问来帮自己一方来审查日后可能要签的合同,以及后续的一些商谈可能都要用上。

    印象中雷霆曾经提及过他在中山大学读书时曾经有一个比他高两级的学长,因为和他都是学校篮球队的,关系不错,好像分在了京城当律师。

    不过这个年代除了深圳,还没有民办的律师事务所,这个时候的律师大多都还是在公办事务所工作。

    沙正阳立即给雷霆打了一个电话,随即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让他可以联系一个叫王澍的,算是义务帮忙。

    在电话里雷霆还花了几分钟和沙正阳谈到了深圳股市那边的情况,说他还真的去琢磨了一下老五股。

    雷霆觉得如果按照沙正阳的设想,政府还真有可能要对股市进行干预,那么现在下手的话也许能小赚一笔,所以他准备却试一试水。

    没想到自己的建议还真被雷霆这家伙给听进去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有些眼力和判断力,还有些财运,以现在深圳那老五股陷入低谷的状态,无论买哪家,估计搁上三五个月都能赚一笔,只是多少而已。

    *************

    王澍接到了自己一个学弟的电话也很是无语,居然让自己去帮他一个高中同学去审查一下合约,而且是来自汉川乡下一个小酒厂的合同。

    不过考虑到读书时候和那个学弟关系还不错,而且听说那家伙已经去了香港发展,王澍也还是来了。

    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帮个忙而已,结下一段善缘,难免日后也要求人帮忙的时候。

    而且这年头一个乡下酒厂签合同居然还知道要请律师帮忙审查合同,还真的让王澍有些意外,要知道现在不少国营企业都没有这方面的意识,签个供销合同也是漏洞百出。

    从广安门到德胜门这边,王澍用了半个多小时。

    当看到这家旅店时,王澍心中也是嘀咕了一下,就这样还来进城签合同,而且据说还是和音乐人士的合作合同,他想不出这能有一个什么样的合作。

    沙正阳也没想到对方来得如此之快,看样子雷霆这个学长还是挺靠谱。

    “你好,我是雷霆的同学沙正阳,您就是雷霆的学长王澍王哥吧?请坐。”沙正阳并不算是自来熟的性格,但是他也知道在外边就得要有这种自来熟的风格才能迅速打开局面。

    “你好,我是王澍,雷霆和我说你们有一个合同需要帮忙看一看。”王澍见对方挺客气而热情,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点点头。

    “对,合同我们草拟了一个大概内容,因为我们都还是初次接触这方面的事务,之前来京里也没有想那么多,所以在这方面也没有准备,临时才想请王哥帮忙。”

    沙正阳一边请王澍入座,一边正说着,何维已经很懂事的把茶泡好了端了过来。

    “哦,什么内容的合同?”

    王澍也没有客套,接过沙正阳递过来的信签纸,一边看了起来,一眼就被内容吸引了过去,差点儿就要蹦跶起来了。

    “我靠,老崔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冠名权?你们要赞助老崔的演唱会?”

    沙正阳一听就知道这又是老崔的铁粉了,这就是偶像的力量,估摸着这请对方帮忙就要容易得多了。

    “对,我们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准备赞助老崔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系列演唱会,这第一台是在湘南,主要是要推出我们公司针对年轻群体的一个新品酒类,与老崔的歌迷群体比较贴合,所以才有了这个合作意向。”

    沙正阳语气平和的介绍着,他看出了对方对东方红酒业的轻视,这也难怪。

    “因为这是我们公司和老崔他们第一次合作,双方都没有经验和接触,我们希望把这个合作一直延续下去,让双方都满意,所以我们觉得在合同上处理得严谨一些,免得因为一些运作上的不规范或者错漏而伤了双方之间的信任和感情,不利于我们下一步的合作。”

    沙正阳的话让王澍刮目相看。

    既然是雷霆的同学,也就二十出头,比自己还小几岁的毛头小子,而且是汉川乡下的一家地方酒厂,说实话,王澍没打上眼。

    他也琢磨着可能就是想要借老崔的名声来当噱头,推销产品,但沙正阳这番话可说得颇有水准。

    在王澍看来希望通过合同的规范来避免产生矛盾,影响到合作,而不是光谈感情或者利益,有这份眼光的,不应该是小企业才对。

    寻常国企都未必能有这般见识,而对方恰恰就是一家乡镇企业,这只能说明经手人不简单。

    ***********

    继续求五千票!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